原标题:我,台湾人,曾梦想打NBA,为爱情到马尔代夫和大陆妻子独守一坐岛

  我叫陈强,台湾人,今年32岁。10年前,我和妻子在美国相识,因为爱情,决定在毕业后一起创业。对于有着相同爱好的两个人来说,能够去一个喜欢的地方,做热爱的工作,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人生无常,大学毕业后,我因为打篮球十字韧带扭伤,在家休养的一年时间,第二年,已经24岁的我,决定和妻子一起到马尔代夫创业,爸爸给予我们很多支持,因此在马尔代夫,有了自己的一份小事业。

  在国外打拼了八年,两个人,一座岛,三只狗,13只猫,这是我们生活的全部。如果需要外加一点,那便是来自不同国家的游客,相聚在这座只有2000平方米的小岛上。对于生儿育女这种事情,一直遵循着内心的意愿,没有刻意想要生一个小孩子,也没有想着未来养老的问题,毕竟我们还年轻,才三十出头。

  1990年8月,我出生在台湾省台北市的一个富商家庭,爸爸常年在外打拼事业,妈妈一辈子爱美,而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和大陆的孩子一样,从小被爷爷奶奶宠溺着,没吃过苦,更没在物质上受过委屈,而家里的菲佣,基本上是24小时为我一个人服务,所以在独立生活这件事上,要比很多普通家庭的孩子要差一些。

  但是从小就是一个学习优秀的男孩,当然,和家庭教育离不开,毕竟爸妈对我的期望很高,而爸爸更是指望我未来继承家业,让家族更加辉煌。

  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特别喜欢穿裙子,那个时候大概只有五六岁,经常穿女孩子的裙子,爸妈并没有意识到这样有何不妥,后来长大了,爷爷觉得这样穿着不伦不类,不像男孩子,而我为了穿喜欢的裙子,经常和爷爷斗争,只不过,爷爷的眼睛似乎是火眼金睛,不用看都知道我把裙子藏在哪个地方。

  长大一点后,也觉得男孩子就应该有阳刚之气,而不是唯唯诺诺,更不应该穿裙子,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后来迷上了体育运动,尤其是篮球,从初中开始,我就是校队的组织后卫,甚至还想过打职业,到了高中,更是想到NBA打球,奈何身高停留在180公分,再也没有长高,而我的篮球梦,也就这样破碎了。

  但还是选择到美国读大学,倒不是说美国有多好,只是明白,美国的大学实验室,是全世界建立的最全面的,这个我们不能否认,不然美国也培养不出那么多的优秀科学家。

  可真正读大学后,并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专业,而是学了经济学,毕竟作为独生子,未来掌管家族企业,不懂点经济学,肯定是说不过去的。在美国读大学期间,认识了来自大陆的留学生小冉,她是一个文静且漂亮的姑娘,对小冉一见钟情。

  可能是身在异国他乡,两颗温暖的心就这样碰到了一起,从大三年纪就开始谈恋爱,一起学习,一起进步,一起探讨对未来的憧憬。甚至还未毕业就规划了后半生要走的路,这可能不是我爸爸想要的结果,但为了爱情,我愿意付出一切。

  读大学的时候,我依旧喜欢打篮球,球技也提升了不少,可作为亚洲人,在美国的篮球文化中,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融入进去,倒不是说不认同美国的篮球文化,而是欧美篮球这个行业,对亚洲人的偏见从未消除过。

  用大陆人经常讲的话,我虽然很努力,在组织后卫中也有实力,可依旧是“饮水机”管理员,那种失落感很强烈,小冉一直劝说,融不进去,就转个弯,换一种活法。

  我喜欢小冉的生活态度,从不强求自己,也不会被父母逼迫,而小冉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是炎黄子孙,从根上就是充满着智慧,会有很多种方法过上自己想要的日子,没必要为了不属于我们的文化而付出所有。”

  是的,不管是台湾人,香港人,我们都是炎黄子孙,都是中国人,这点牢记在心,也是一个中国人该有的人生态度。

  大学毕业后,放弃了读研究生,这个决定让爸爸很生气,甚至扬言要掐断我的生活费,让我自力更生。

  虎毒不食子,爸爸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真正见到小冉的那一刻,心又软了。在爸爸眼里,小冉是一个“智慧、温柔、理性、也是很有野心的女人”。

  在我养伤期间,我和小冉居住在台北,思考着对未来生活的追求,最终决定去马尔代夫,因为这里是小冉最喜欢的地方,想在有生之年,在这里完成自己的梦想。

  其实我们之前都没有去过这个国家,只知其名,不知其貌。说走就走的旅行,更像是对人生的一种认可。我们到了马尔代夫,旅行了两个月后,便决定在这里安家建业。马尔代夫是一个岛国,四面环海,景色优美,更是潜泳的最佳选择地。

  通过半年多的谈判,最终我们在1200个岛屿中,拥有了一个非常小的岛屿,大概2000多平米,在这里建立了木屋,做了我们喜欢的房间风格,除了自己生活,还可以接纳不同地区来马尔代夫旅游的人们。

  我和小冉都是非常喜欢做饭的,也喜欢养猫猫狗狗,因为淡水资源缺乏,所以只养了三只狗,但猫猫却养了十几只,而且每个都是很漂亮的。

  人的一辈子就是这样子,也许你失去了梦想,却得到了最充实的生活。以前想当一名篮球运动员,而今只想过着简简单单的二人生活,这种与世无争,又恬淡自在的生活,虽然没有游艇、私人飞机,却有着自己的小世界,感到很知足。

  2017年,我和小冉在大陆结婚,从此便要相依相靠一辈子,我是中国人,更有一颗爱国的心,只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够努力的做出自己的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