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4日,时任美国总统乔治.布什正在对伊拉克展开了一次突然的国事访问。

这一天,他参观了美军驻伊拉克的军事基地,与时任伊拉克总理努里.马利基探讨了伊拉克的安全形势,以及美国撤军的问题。

两位国家领导人达成了美伊继续加强战略合作框架的协议,随后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当时,有关美国是否从伊拉克撤军的问题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对此,小布什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这场战争没有结束。”

这对当时的伊拉克人来说,意味着美军不会在短期内从伊拉克撤军,美军至少会在伊拉克待到2012年。

小布什没有料到,他的这番讲话,加剧了一部分伊拉克人的反美情绪。就在发布会现场,一名伊拉克记者听了他的话,大发雷霆。

小布什的话刚刚讲完,这位伊拉克记者就脱下一只皮鞋,向他的头部丢去。面临突如其来的袭击,小布什倒也是反应快,弯腰躲了过去。

见一只鞋没有扔准,那名记者又向小布什投掷了第二只鞋,结果因为马利基总理的干扰,依旧没有打中小布什。

随后,现场的安保人员反应过来,将丢鞋是记者一脚踢到,押到了隔壁的房间审问。

这就是小布什遭遇的丢鞋事件,通过各大媒体的滚动报道,小布什的狼狈,伊拉克记者的不欢迎姿态传到了全世界。

事情发生后,许多人对这位伊拉克记者的身份感到好奇,一些人怀疑,这位记者是出于某个组织的授意,有目的地袭击了小布什。

实际上,扎耶德的袭击,仅仅是他的个人行为,至少在袭击布什的那天,他的背景身份也很简单,是一个普通的伊拉克媒体人。

扎耶德出生在1979年1月,这是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上台执政的第一年,也是两伊战争爆发的一年。

他的来自巴格达郊区的“革命城”,这里有上百万居民,大多是什叶派。扎耶德也不例外,他的家庭也是什叶派,父亲参加过两伊战争。

扎耶德的少年时代是在萨达姆统治下度过的,像他们这样的什叶派伊拉克人,并不是萨达姆的亲信,他自小也生活在物资短缺,不大宽裕的环境中。

2003年小布什发起伊拉克战争,推翻萨达姆的时候,扎耶德还只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24岁实习记者。尽管他后来在自传中表示不喜欢萨达姆,但他也对美军进入伊拉克感到不满。

后来,扎耶德发现并报道了许多驻伊美军在当地的不法行为,比如,对伊拉克妇女和少女的性侵,虐待伊拉克平民等等。

这其中,扎耶德在2006年持续调查和报道驻伊美军枪杀伊拉克女学生扎哈德一案让他得到了不少人的好评和尊重。

这些行为都加剧了他对美军的反感,让他坚定了“美军应该撤出伊拉克”的主张。

扎耶德的朋友们觉得,扎耶德是一个观念开放的阿拉伯人,他反对美军的占领,并且与前政权(萨达姆政权)没有任何关系。

2007年11月,扎耶德遭到过一次绑架,直到三天后他的家人交了赎金才重获自由。

2008年1月,驻伊美军在半夜三更进了他的家门,将他逮捕,但很快又把他释放。

有意思的是,丢鞋这种行为,在中东文化里,是极度厌恶的体现。而扎耶德当时不仅丢了鞋,还称小布什是“犬”。

要知道,在文化中,狗不是什么受欢迎的动物,其具有肮脏,凶恶的意味。

扎耶德向小布什丢鞋的时候,回赠了小布什一句话:“这是给你的告别之吻……这是寡妇,孤儿,还有伊拉克被杀者的报复!”

而在此之前,小布什曾说,伊拉克人应该用鲜花欢迎美军的存在。扎耶德的丢鞋行为,无疑是在为这番“鲜花欢迎”论打脸。

扎耶德丢鞋之后,很快就被安保人员控制,小布什安慰马利基,说这种事儿他见多了,无足轻重。

后来,据扎耶德的兄弟回忆,扎耶德被抓捕后,遭到了殴打,一根肋骨被打折了。

对扎耶德丢鞋的行为,马利基总理明显是愤怒的。他不停的向媒体表示小布什总统对伊拉克的友善态度,以及他想在保护小布什的欲望。

伊拉克当局也以“袭击外国领导人”的罪名对扎耶德进行了起诉,要把扎耶德打成“”,让他臭名远扬。

所幸的是,伊拉克社会各界在事情发生后,都对扎耶德报以正面态度,认为他很“勇敢”,传达了伊拉克人讨厌美国驻军的真实想法,是个“英雄”。

伊拉克著名记者,曾给萨达姆辩护的哈利勒.杜莱米说,他和上百名伊拉克律师愿意给扎耶德提供免费辩护,不让他被严判。

在那段时间里,因为媒体的广泛报道,扎耶德成为了阿拉伯世界家喻户晓的英雄。

他工作的电视台“巴格达迪亚”电视台表示:美国承诺给伊拉克带来自由。而逮捕扎耶德的行为会让人们想起前政权随意逮捕,没收财产,限制自由和暴力的岁月。其言下之意,是将小布什与萨达姆看做是一丘之貉。

当时的脸书上,有300多个与之相关的群组在不到一天内吸引了50多万民众向美国施压,要求释放扎耶德。他们嘲笑小布什的伊拉克政策,并建议出售扎耶德的鞋子。

时任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女儿艾莎还向扎耶德遥送了一枚“勇气勋章”,表彰他的勇气。

而扎耶德的那双鞋子,也引起了关注。当时的伊拉克足球教练阿德南.哈马德说,他愿意花10万美元买下这双鞋。

提克里特的居民甚至修建一座扎耶德鞋子青铜雕像。不过后来被市政府拆除,而扎耶德砸小布什的那双鞋子也被美军以“藏有爆炸物”为由销毁。

不仅如此,当时不少中东国家的支持者还以丢鞋的方式袭击了一些美国的使领馆,恶化了美国在中东国家的形象。

最终,法庭迫于舆论压力,判处扎耶德3年监禁,后减刑为1年。扎耶德实际上只在监狱里待了9个月,便以表现良好为由提前出狱。

2010年,扎耶德出狱后,他要求马利基总理对他道歉。因为他觉得美国人对他不好也罢了,而马利基身为伊拉克总理,却不停的讨好小布什,还隐瞒了对他施加暴力的行径。

最终,扎耶德得到了资助,去瑞士接受了“酷刑治疗”,并成立了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基金,旨在援助在伊拉克受美军欺负的平民。

扎耶德说,瑞士曾向他发出了庇护邀请,他本可以待在瑞士,但他拒绝了。他回到了中东,迎娶了一个黎巴记者为妻。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出书的机会,创作了一本《致布什总统最后的敬礼》,为他赚了一笔版费。

有意思的是,在2019年12月,扎耶德曾在出席公开活动时被他以前的同行,另一名伊拉克记者塞义夫.卡亚特丢鞋攻击,他也像当年的布什一样灵活躲过。而那位记者攻击他的理由是扎耶德“忘本想从政,扰乱政坛”。

扎耶德确实有从政的理由。他在离开黎巴嫩,重返巴格达之后,投靠了什叶派政党“改革联盟”,高调参加了2018年的议会选举。

要知道,战后的伊拉克是一个议会制国家,国家的总理,内阁的部长,以及立法机关都要从议会产生。要想从政,当选议员是最重要的一步。扎耶德没钱没势,根本无力组织宣传活动,竞选议员最终以失败告终。

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扎耶德关心时局。他在2011年叙利亚战争爆发后,和不少伊拉克人一样,坚决支持巴沙尔.阿萨德和他的改革。

他曾前往叙利亚拜访巴沙尔总统,在该国城市贾伯莱喊话称:“叙利亚是阿拉伯最后的堡垒,它的倒塌意味着阿拉伯世界将会倒塌。”

他反对土耳其对叙利亚的干预,也反对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认为他们只会让叙利亚变得更混乱,从而让叙利亚百姓遭殃。

这与伊拉克什叶派对叙利亚战争的认识基本一致。毕竟,叙利亚的巴沙尔政府是什叶派政权,伊拉克的大多数民众也是什叶派。

不管是伊拉克政府还是民众,在叙利亚战争中的确都比较偏向巴沙尔,伊拉克什叶派民兵还曾多次出兵援助巴沙尔。

扎耶德主张在伊拉克清扫美国和伊朗的影响,这是他在2019年竞选议员期间的口号。他认为美国和伊朗在伊拉克扩张势力,给伊拉克带来了腐败,还让伊拉克的安全受到了威胁。

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扎耶德的政治观,是典型萨德尔主义观念,即追求伊拉克的自主独立,主张建立什叶派的伊拉克政坛。

在这种观念在,不管是前总统萨达姆,还是美国和伊朗,都是他们反对的目标。所以,千万不要以为扎耶德在当年向小布什丢鞋是因为“怀念萨达姆”。

值得注意的是,扎耶德出生的革命城,后来为了伊拉克什叶派领袖萨迪克.萨德尔,改名为“萨德尔城”。这个小城的居民基本上都是什叶派,是萨迪克.萨德尔的儿子穆克塔达.萨德尔的支持者。

后者是伊拉克什叶派是当前伊拉克什叶派的领袖,在伊拉克政坛树大根深,有很强的影响,还有一支民兵武装。

扎耶德的记者生涯中,很多时候都是在萨德尔支持者的控制区活动,他所报道的新闻,乃至于对美国的不满,都与萨德尔派息息相关。

毕竟,在2003年以后,美军在伊拉克最大的对手除了基地组织为首的逊尼派武装,便是萨德尔为首的什叶派民兵。后者经常袭击驻伊美军,要求美军尊重伊拉克主权,完全撤离伊拉克。美军也曾多次出兵清剿萨德尔的民兵。

需要理解的是,伊拉克尽管是一个什叶派占多数的国家,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拉克人与同为什叶派政权的伊朗关系亲如一家。

扎耶德所属的萨德尔派,既反对美国,也反对伊朗。他们不喜欢伊朗以“什叶派老大”自居,认为伊拉克的什叶派应该自主自立。而像巴德尔派,以及后来的“伊拉克”都是该国铁杆的亲伊朗派。

对于萨德尔,扎耶德给了他很高的评价,称他是“伊拉克的爱国者,和基督徒的保护者”。

扎耶德在2018年和2019年伊拉克南部的骚乱活动中,公开发推文支持年轻人去参加反对伊朗的活动。并为他们冲入卡尔巴拉的伊朗领事馆叫好。

2019年10月,他也支持了萨德尔派上街抗议亲马赫迪政府的行为,毕竟,马赫迪政府被认为“亲近伊朗”。

2021年12月,扎耶德曾接受了西班牙埃菲通讯社的访问,再次谈到了当年丢鞋。

对于当年的行动,扎耶德一点也不后悔,并表示这不是受人指使,是纯粹的个人行为。他还说:“世界上最大的荣耀就是被扔鲜花,我不过是把鲜花变成了向占领者丢鞋的闹剧。”

尽管美国已经在奥巴马时代宣布从伊拉克撤军,并与2011年撤出了“所有战斗部队”,只留下少数军事人员用于培训伊拉克军队。但扎耶德显然对此不满意。

他说,美国依然没有结束对伊拉克的占领,美国大使馆依然在影响伊拉克议会和政府的决策,暗中操纵该国的政治。

由此可见,14年后,扎耶德心中“为伊拉克争撤军,争主权”的底色依旧不改。

如今,扎耶德已经是伊拉克小有名气的公众人物,在推特上有10万粉丝。他依然心系祖国,并打算继续参加下一次的议会选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